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 >

波音737 MAX在新加坡复飞 787可能面临解约风险

737MAX解禁787受阻 波音喜忧参半

在经过两年多的等待后,波音737 MAX终于在新加坡复飞了。9月6日,新加坡民航局发布文告表示,当局已经完成对波音737 MAX型号客机的技术评估,即日起解除对该机型的禁令,允许其在樟宜机场起降,进行客运服务。

作为波音曾经的主力畅销机型,737 MAX因设计缺陷在2018年和2019年接连引发两起空难,造成346人丧生,新加坡与世界其他国家一样于2019年3月停飞了这款飞机。

新加坡民航局表示,取消限制的决定是在完成技术评估后做出的,其中包括对波音737 MAX在设计变更的评估。同时,新加坡民航局还审查了过去9个月里恢复运营的737 MAX的飞行数据,没有发现明显的安全问题。

虽然737迎来了曙光,但波音的另一型号787梦想客机交付却再次受阻。当地时间9月4日,据《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由于波音未能说服航空安全监管机构批准其对飞机进行检查的提议,波音787梦想飞机暂停交付可能至少会持续到10月底。

对于波音787客机的曲折交付,《华尔街日报》援引波音发言人的话报道称,尽管对波音的运营有短期影响,但解决787客机质量问题是正确的行动方针。波音将继续花必要的时间确保达到最高标准。

但FAA发言人表示,在FAA的安全专家满意之前,该机构不会批准波音公司的检查。

据了解,波音787型梦想客机2011年年底投入商业航线运营,以燃油消耗低著称,首次实现中型客机执飞长程航线,但此后多次出现故障。

2013年上半年,由于两架日本全日空航空公司的787型客机在两周内接连出现锂电池过热问题,全球所有这款客机一度停飞。

而自去年来,787型客机却麻烦不断。波音公司曾在2020年11月至2021年3月暂停交付787型梦想客机,原因是涉及制造缺陷问题;今年5月这款客机再度暂停交付,原因是与联邦航空局无法就检查飞机方法达成一致。今年7月联邦航空局因客机机头附近存在新的质量问题,再次叫停交付。

更重要的是,由于飞机的大部分款项是在飞机交付给客户时支付的,因此进一步的交付延迟将影响波音的现金流,波音将面临财务风险的挑战。

而根据通常包含在采购协议中的所谓12个月规则,飞机订购者通常可以在12个月后解约,并不需要受到违约的处罚。据《华尔街日报》表示,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和其他波音公司的客户能够利用这一交付延迟来放弃交付或与这家航空制造巨头谈判。

波音公司表示,截至今年6月底,大约100架787在等待交付,价值超过250亿美元,但客户通常支付一半的价格。据航空数据提供商Ascendby Cirium估计,到10月1日,波音库存中54架的787梦想客机可能面临解约风险。

航空数据提供商表示,到目前为止,爱尔兰飞机出租商Avolon Holdings Ltd已取消了2架等待交付的梦想客机。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家飞机出租商正就另外3架飞机的交付与波音进行谈判。

在787交付又被推迟的同时,波音还痛失了一笔大单。瑞安航空周一宣布,由于在价格上存在分歧,该公司已终止与波音(BA.US)关于737 MAX 10一笔主要新订单的谈判。

据悉,瑞安航空是波音737 MAX最大的欧洲客户,该公司已有一笔210架197座MAX 8-200型飞机的确认订单。今年7月,瑞安航空表示,可能在年底前就MAX 10的一笔主要订单达成协议。

在上周,瑞安航空首席执行官奥利里(Michael O'Leary)就曾表示,预计今年不会与波音就737 MAX的主要新订单达成协议,但他补充说,如果价格降低,他可能会订购多达250架飞机。

在周一谈判破裂后,奥利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对未能与波音就MAX 10订单达成协议感到失望。不过,波音对飞机定价的看法比我们更乐观,我们在不支付高价飞机方面有着严格的记录。”

种种意外叠加疫情,早已让波音不堪重负。波音的财报显示, 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581.58亿美元,同比下降24%,净亏损119.41亿美元,为有史以来最大年度亏损。

进入2021年,情况也没有好转。一季度波音净亏损5.61亿美元,实现连续6个季度亏损;虽然到了二季度,由于航空需求逐渐恢复,该公司收入同比增长44%,为两年来首次实现季度盈利,但这与2020年基数较低有很大关系。另外,随着德尔塔病毒的快速传播,各国再次实施封锁措施,航空需求很可能再次下降。

更令波音担忧的是,在自家问题不断的同时,其最大竞争对手空客正在抓紧时间抢占市场。例如8月底,波音的老客户——英国航空公司宣布将以49亿美元的价格购买36架空客飞机。

热点

娱乐图赏